?
當前位置: 首頁 ? 新能源資訊 ? 焦點新聞資訊 ? 正文

中美能源合作該何去何從

放大字體??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6-20 14:03:34 ??來源:新能源網??編輯:全球新能源網??瀏覽次數:236
?

  2018年以來,中美經貿摩擦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。在這場博弈中,能源產業曾經被寄予厚望,被視為是緩和中美經貿摩擦的重要手段。如今,正當中美經貿談判曙光在望時,又陡生波折。5月6日,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宣布,從5月10日起,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%調高至25%。中國政府很快予以反擊,將從美國進口的液化天然氣加征關稅稅率提升至25%。

  對于中美能源界來說,當前無疑是一個“至暗時刻”。中美能源合作該何去何從?

  理想豐滿,現實骨感

  理論上,中美兩國在能源領域的合作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。

  近年來,在頁巖油氣革命的推動下,美國已經進入“能源新時代”(美國能源部長里克·佩里語)。這個“能源新時代”實際上也是油氣生產的“全盛時代”。從原油生產來看,2018年美國原油產量創下1096萬桶/日的歷史新高,較2017年增長160萬桶/日,增速高達17%,超越上世紀70年代最高水平,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。美國原油進口量從2005年的1010萬桶/日下降至2018年的770萬桶/日,同時出口原油接近200萬桶/日,出口成品油560萬桶/日。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(EIA)預計,美國未來30年內都將是石油產品的凈出口國。

  從天然氣生產看,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,2018年天然氣產量1013億立方英尺/日(相當于年產1萬億方),同比增長11%。在天然氣供大于求的背景下,該國對外出口的液化產能正在快速擴張。截至2018年底,美國已建成LNG產能2325萬噸/年,2019年還有近3000萬噸/年的產能投用。預計到2020年,美國將成為僅次于澳大利亞和卡塔爾的全球第三大LNG出口國。根據IGU(International Gas Union,國際氣體聯合會)的統計,到2025年美國的液化產能將達到8800萬噸,有望超越卡塔爾(8000萬噸)和澳大利亞(7700萬噸),成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國。

  反觀中國,受近年來經濟中高速增長推動,中國油氣消費依然保持較快增長態勢。中國石油消費近五年來基本保持3%~4%的增速,天然氣消費近兩年更是呈現爆發式增長,增速分別達到14.8%和17.7%。2018年,中國原油進口量已經超過美國,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,同年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天然氣進口國。國際能源署(IEA)預計,204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將從目前的2800億方增長至7100億方。而根據咨詢公司Rystad的預測,中國2025年的LNG需求將達到9500萬噸/年。

 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推進中美兩國能源合作是雙方的一致認識。中美兩國都是重要的原油進口國,中國近年來煉油產能過剩,石油產品開始謀求出口,與美國產品可能還存在競爭關系,相比之下,推進天然氣領域的合作,被認為是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的重要手段。

  在2017年特朗普訪華時簽訂的2500多億元的大單中,能源合同占比超過50%。即使在2018年3月美國總統簽署針對中國貿易的備忘錄、決定對包括價值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時,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對中美LNG貿易依然寄予希望:“中國需要進口很多美國LNG。如果沒有其他多元化產品來源,多從美國進口一些是非常合乎邏輯的,它也會有減少貿易逆差的作用。”

  在2018年劍橋能源周上,切尼爾公司(Cheniere)CEO 杰克·福斯克談到亞洲市場時也是“雄心萬丈”:“Sabine pass投產以來,截至目前已送出300船到25個國家。但這一切才剛剛開始……中國去年LNG需求增長了40%以上,僅增量就與切尼爾公司目前的產能相當……亞太地區的LNG需求增長快速,我們可以將產能翻倍并將其全部賣到亞洲。”

  然而,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

  中美能源貿易目前總體規模不大。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原油規模大約20萬桶/日,如果按照油價50美元/桶折算,進口額大約40億美元左右,進口LNG138萬噸,按到岸價10美元/MMBTU計算,LNG貿易總額也不過10億美元左右。

  中美經貿摩擦的不確定性更是讓中美能源企業持“觀望”心態,雙方之間的能源貿易幾乎陷入“冰點”。中國對美國原油進口量從2018年上半年的37.7萬桶/日下降至今年2月的4.16萬桶/日,中國買家已不再簽署長期協議購買美國原油。去年9月,中國宣布將美產LNG加征稅率定為10%后,中美LNG貿易量陡然縮減,同比降幅在75%左右。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,2018年10月、12月和2019年3月皆無美國LNG進口,2018年11月、2019年1月和2月,進口量分別為13萬噸、12.8萬噸和6.4萬噸,這意味著雙方一個月僅有一船LNG的貿易往來。

  LNG無法完全平衡貿易逆差

  最近有報道稱,美國謀求對華貿易逆差減少2000億美元甚至更高。平心而論,與美國政府官員和企業家的過高期望相比,LNG恐怕很難承擔起如此“重任”。

  簡單算一筆賬就可知道,如果1000億美元全部依靠進口LNG,中國大約需要從美國進口2億噸LNG;如果進口5000萬噸LNG,預計減少貿易逆差250億美元。考慮到中國2017年全年進口LNG的規模為3940萬噸,2018年為5200萬噸左右,假設未來十年中國LNG進口量在2017年基礎上再翻一番,達到8000萬噸,且新增進口量全部來自美國,也僅能減少貿易逆差400億美元左右。

  對于很多亞洲LNG買家來說,美國大量LNG進入市場,無疑給他們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采購渠道,美國目前相對較低的氣價,也為亞洲買家降低資源池成本提供了一個新選擇。但從中長期看,亞洲買家從美國購買LNG,特別是簽訂長協合同,也面臨著一些市場風險。

  首先是美國氣價走勢的不確定性。從目前看亨利中心氣價不到3美元/MMBTU,算上3美元/MMBTU的液化成本,2美元/MMBTU的運輸成本,以及其他一些操作成本,美國LNG預計運輸至亞太的成本價在8~9美元/MMBTU(相當于2元/方),該價格和此前很多亞洲買家簽訂的長期合同相比有一定競爭力。

  但是,如果從二三十年的合同周期來看,未來美國氣價走勢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。從歷史數據可以看到,1989~2008年將近20年時間內,與油價掛鉤的天然氣價格都更加便宜;2008~2015年間,亨利中心氣價比油價掛鉤的氣價便宜,但這一趨勢在2015~2017年間又被逆轉。能源價格瞬息萬變,就像十年前很多美國人很難想象亨利中心氣價會低于8美元/MMBTU一樣,誰又能打保票說,未來數十年美國天然氣價格會長期維持在3美元/MMBTU的水平呢?

  其次是國際油價走勢的不確定性。目前亞洲買家LNG合同中絕大部分氣價仍然是與油掛鉤的,油價走勢對未來亞洲買家購買的LNG合同的競爭力將產生重大影響。根據一些機構預測,如果亨利中心氣價維持在3美元/MMBTU時,分別按照14.5%和11.5%的斜率計算,國際油價在55美元/桶和70美元/桶以下時,與油價掛鉤的合同更具競爭力。如果亨利中心氣價維持在5美元/MMBTU時,分別按照14.5%和11.5%的斜率計算,國際油價在70美元/桶和85美元/桶以下時,與油價掛鉤的合同更具競爭力。

  對于一家亞太地區天然氣公司來說,如果未來20年油價走勢能夠維持在70~80美元/桶以上的高位,那么從美國進口LNG是劃算的,但是一旦油價出現大幅下跌,很多亞洲LNG采購商將面臨很大的價格風險。

  第三是潛在的LNG供應風險。隨著亞洲買家從美國購買LNG合同量的上升,北美和亞太之間的經濟聯系將更加密切,美國上游地區天然氣生產穩定性如何,將對亞洲買家的資源穩定供應產生直接影響,近年來美國墨西哥灣颶風爆發頻率越來越高的事實不應被忽視。

  對中國買家來說,在近期中美經貿摩擦升級的情況下,美國對華為斷供芯片引發了國人的極大關注。既然可以斷供芯片,如何確定今后不能斷供天然氣?特朗普政府可能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,也將給未來中美能源貿易蒙上一層陰影。

  綜上所述,即使在正常環境下,對中國買家來說,從美國購買LNG可以作為公司多元化進口的渠道之一,中國公司可以保持適度的敞口,比如20%~30%,但是如果購買美國LNG的比重過大,則將給企業未來生產經營帶來諸多不確定性因素。

  因此,要想平衡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,僅僅依賴雙方的天然氣貿易肯定是不夠的。中美雙方還需要從其他方面努力,包括適度擴大原油貿易,特別是中方要加大對美國上游油氣田開發、大型液化設施建設以及管道項目建設等方面的投入力度。但這些都需要在中美經貿關系正常發展、雙方合作互信加深的背景下才有可能實現。在當前環境下,這些設想無疑只是“鏡花水月”而已。

  合作是唯一正道

  經貿摩擦的持續升級,對中美雙方能源界都將產生一定影響。

  首先,對中國石油企業來說,當前中國60%以上的進口LNG來自卡塔爾和澳大利亞,盡管通過國際貿易可以實現一些資源串換,但缺少美國LNG的進口渠道,企業進口LNG資源組合的多樣性無疑將受到削弱。同時,如果中美之間從經貿摩擦升級為全方位的博弈與對抗,美國對來自中國的投資警惕心會日益提高,中國企業對美國上游油氣業務全產業鏈的投資可能會受到波及。在近年來各大石油巨頭紛紛進入美國頁巖油氣業務的背景下,錯失美國市場無疑對中國油氣企業發展是一個隱性損失。

  對美國能源企業來說,與中國這一巨大的消費市場失之交臂同樣得不償失。近年來,很多能源巨頭均看好中國市場。埃克森美孚2018年宣布在廣東惠州投資100億美元建設化工項目,BP和殼牌等歐洲石油巨頭近年來也加大在華投資力度,包括加油站、煉化業務等。錯失中國市場,也是美國能源企業所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以美國LNG企業為例,根據伍德麥肯茲的預計,未來一段時間美國還有10多個液化項目在等待FERC(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,聯邦能源管理委員會)的批準。但很多美國液化項目要想投入建設運營,長協合同的簽訂是重要支撐。例如,切尼爾公司旗下已投運的Sabine Pass4條生產線都與買家簽訂了長協合約。缺失了中國這一巨大的市場,很多項目能否如期開工將成為問題。

  展望未來,美國在全球油氣市場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,而中國作為“大買家”的地位和角色也日益重要。這樣兩個具有較強互補性的國家如果不能合作,而是走向對抗,不能不說是一大遺憾,對全球能源行業發展乃至全球經濟發展都有負面影響。

  從一個更加寬廣的視角看,如果中美兩國無法實現合作而是走向對抗,很多全球性的問題,例如氣候變暖、遏制恐怖主義等重大問題的解決將受到阻礙,對世界經濟繁榮發展都將構成打擊。

  值得慶幸的是,與美國政客的“瘋狂”不同,當前中美能源企業界仍然保持著理性和合作。中國石油和埃克森美孚預計將簽訂530億美元39年期能源協議,合作開發伊拉克南部Nahr Bin Umar及Artawi油田;中國海油與埃克森美孚在南美圭亞那獲得世界級的油氣發現(儲量預計將超過60億桶,高峰日產量將達到75萬桶/日)。中美能源企業在全球各地之間的緊密合作,或將在某種程度上對當前“劍拔弩張”的中美關系形成“對沖”。

  再退一步講,即使中美兩國已構成戰略競爭關系,通過塑造良性的競爭文化,在競爭中合作也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。蘇聯和歐洲在冷戰時期的能源合作就是一個例子。為了促進石油在歐洲的銷售,上世紀70年代起,蘇聯政府對西歐許多國家的油船、油庫和銷售設施進行投資,同時向西歐國家提供石油和石油產品、天然氣,并從西歐國家進口各種工業門類所需的成套設施。1979年蘇聯每天大約有100萬桶石油可出口到西歐換取外匯,蘇聯與歐洲國家的貿易總額也從1970年的47億盧布增長到1983年的380億盧布。

  格雷厄姆·艾利森在《注定一戰: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?》一書中,曾引用歷史學家拉馬昌德拉·古哈的話說:“像其他歷史學家一樣,我經常被問及‘歷史的教訓’是什么。我的回答是,我從歷史學中學到的唯一一件事情是沒有永久的贏家和敗者”。

?
關鍵詞: lng 能源 美國天然氣 合作合同 天然氣投資

[ 行業資訊搜索 ]? [ 打印本文 ]? [ 違規舉報 ]?

猜你喜歡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?
推薦圖文
推薦行業資訊
?
?
網站首頁 | 聯系我們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
?
七星彩规律图表